冷水江国有资产九九建材被指涉嫌违法买卖

发布时间:2022-07-11

  国企玻璃厂破产后,政府招商引资将玻璃厂租赁给外商进行改造经营,时过境迁,政府突然终止企业租赁合同,对外资企业进行经济赔偿补偿。然而补偿等众多问题未解决的情况下,国企玻璃厂在历经数次拍卖的磨难后,被悄然转卖他人。

  湖南省冷水江市九九建材公司这个国企玻璃厂被宣布破产后,滞留的社会问题、经济问题,令当地政府主管部门很是惆怅。而资金搁置,近千员工的就业问题,养老问题让当地主管部门头疼不已。

  2003年12月8日,在湖南娄底文博会上,柳州市宏柳玻璃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柳公司)被冷水江市人民政府招商引资,随即与湖南省冷水江市九九建材公司(以下简称九九建材公司)签订租赁合同。

  合同约定,宏柳公司整体租赁九九建材公司固定资产和场地,用于生产玻璃,租赁期为十二年,企业注册为冷水江市宏柳玻璃有限公司。冷水江市宏柳玻璃有限公司投入的固定资产所有权属冷水江市宏柳公司,租赁期满,九九建材公司应按国家资产折旧对宏柳公司进行净值收购。否则,柳州市宏柳限公司有权可对固定资产和场地另行处置。如企业整体出售,则通过双方认可的机构评估后,由被租赁方负责合理补偿。

  签约后,冷水江市宏柳玻璃有限公司投入资金1000多万元改造原有窑炉和更新设备,生产格法玻璃,产品质量在同行业评比中居全国之首,成为湖南建材行业的知名品牌。该举不仅解决九九建材公司遗留下来的职工就业问题,更为当地带来了实质的经济发展。

  2005年,冷水江市政府对九九建材公司正式启动改制,先后六次挂牌出让,均因故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直至2006年6月,冷水江市宏柳玻璃有限公司在窑炉穿孔维修着手恢复生产期间,接到市政府改制组要对九九公司改制的函告。

  改制方案明确“对企业资产以评估价的50%按程序挂牌公开处置”(见冷政函[2005]71号)。因租赁期未满,冷水江市宏柳玻璃有限公司提出异议。近千员工的就业问题,企业的资金链问题,企业的资产问题,成为当时政府的一大焦点问题。

  2006年9月8日,由主管副市长彭石清主持下的冷水江市经济工作局专门会议研究决定,终止租赁合同,给冷水江市宏柳玻璃有限公司补偿400万元。随后对冷水江市宏柳玻璃有限公司的投入固定资产评估,后经湖南瑞达联合会计师事务所评估净值为414.389万元,待定处理。

  李国光告诉新湘报,从2006年9月20日至2008年10月20日,冷水江市政府对冷水江九九建材有限公司资产前后经两次评估,六次挂牌拍卖,后均因处置价违规不合理、严重偏高,致使无人报名和竞买而流拍。

  冷水江九九建材有限公司国有(集体)企业资产处置评估价为4994万元,冷水江市国资委批准的处置价为2500万元,在拍卖挂牌时却将补偿宏柳公司的400万元违规加价,由时任冷水江改制组办公室常务办副主任邓庆华将公告起拍底价2500万元违规改为2900万元,理由是该补偿款要由竞买人承担,称是办公会议研究决定。

  这是明目张胆的将债务转嫁给竞买人的行为。该次拍卖失败。后又以综合用地评估,估价为5023万元申报,处置名称是机械设备、房屋和土地,处置价是4500万元。在委托拍卖时又涉嫌暗箱操作,将评估中的机械设备和房屋截留,挂牌价仍定为4500万元,这次拍卖也失败。

  冷水江市宏柳玻璃有限公司全权委托合作伙伴李国光办理整体收购九九建材公司等相关事宜,李国光老人参与了其中两次拍卖会。一次是明文规定起拍价2400万元,拍卖时却突然提出要加价250万元,改起拍价为2650万元。

  李国光告诉新湘报,最令人惊讶的一次拍卖是公告起拍价同样是2400万元,在即将举牌拍卖的几秒钟由邓庆华宣布,称拍卖资产不包括老玻璃生产线;小山丘的坟山要由买主负责迁移。

  按租赁合同,冷水江市宏柳玻璃有限公司有同等条件优先收购权,在拍卖会前,因担心拍卖再次流产,冷水江市政府委托代理人邓庆华作为出让甲方与受让方李国光协商订了一份《产权转让意向协议书》,其中第二条明确转让总价为2400万元整。第一条约定的转让标的物,“包括除冷水江市宏柳玻璃有限公司的玻璃成品、半成品和原材料以外的冷水江市九九建材有限公司(原冷水江市玻璃厂)、冷水江市宏柳玻璃有限公司所属红线范围的国有土地使用权、机械设备、设施等全部资产(具体资产包括景信估字2006052号土地估价报告、冷房估字[2006]077号房产估价报告、冷瑞所评字2006(029)号资产评估报告书所列资产和未列入资产评估报告内的原老玻璃生产线点又清楚地规定,“厂区红线内小山丘上坟山之坟墓,在正式产权转让合同书签订生效后30个工作日内,由甲方负责完成迁坟工作,迁坟前所需的相关费用按国家相关政策规定包干,由乙方支付。如甲方未按本条规定完成迁坟工作,乙方有权拒绝支付40%的转让价款。”拍卖会现场多名参与竞拍者纷纷指责邓某的肆意违规不负责任的行为。

  因为卖方冷水江人民政府委托代理人邓庆华没按拍卖规定办事,随意抬价、变相抬价处置资产,反复有意折腾,致使多次拍卖不成功。冷水江市宏柳玻璃有限公司也未能买成。

  眼看要重获生机的企业,却在相关主管部门随意处事、不作为的恶劣态度下,最终导致玻璃厂停产搁置。

  “当时宏柳公司要是买下了九九建材有限公司,原本也是可以买下来的,现在那近千职工还在企业红红火火的生产。”李国光回忆说,从那以后,冷水江市宏柳玻璃有限公司见玻璃厂长久停产、闲置,损失日益严重,宏柳公司多次请求优惠收购或继续租赁,而市政府均不予理睬。

  2009年7月21日,冷水江市政府召开第七次常委会决定,采取政府出资(土地储备)的方案安置职工,使问题僵持不决,至今仍有100多人对此作法不满。曾经红红火火过的冷水江市玻璃厂如巨人倒下一样瘫痪七、八年。职工安置也从此变为一个大大的问号。

  诸多问题面前,李国光老人。每每回忆起市玻璃厂的经历,不禁潸然泪下、老泪纵横,感叹不已。“好好的企业,要解决多少就业啊!带来多大的经济效益!就被这群不作为的人糟蹋了。”在资产的租赁问题、职工的安置问题、土地的合法买卖问题,还未能解决的前提下。

  2012年8月,冷水江市政府将原市玻璃厂资产,卖给外地投资商涟源人刘某。目前原冷水江玻璃厂已被夷为平地。